江西稀土整合背后:老板与官员“共同富裕”

发布时间:2012.03.22 新闻来源: 浏览次数:

在工信部提出稀土整合后的第三天,中国中重稀土主产区江西省下达2012年第一批稀土生产计划。

官方资料显示,中国的稀土储量占全球36%,而江西省就占全中国稀土储量的六成,赣州市则是江西省稀土的主产地。

由于此前多年来的滥采滥挖,一些人暴富发财后,江西省非但没有从宝贵的稀土资源中获得应有的利益,反而饱受环境破坏之苦。

而此次稀土资源整合,央企与江西地方国企、地方政府的博弈,其利益再分配或许也会成为稀土资源整合的阻力。

在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苑志斌看来,稀土整合将会遏制稀土盗采控制产量,有利于稀土资源的保护。同时稀土价格也会逐步提升,有利于避免稀土资源的廉价出售。

官商暴富

一吨稀土能卖40万元!热水人至今难忘前几年挖稀土的“盛况”。这是一个赣南小山村,位于江西省赣州市信丰县安西镇,以盛产稀土出名。

“暴发户”在前些年成了这个山村的热语。熟悉情况的村民透露,以前干一票扣除成本,一吨稀土能赚上10万—20万元,行情好的时候,甚至能赚近40万元。

由于中国并无针对稀土专门立法,对盗采一直未予严厉打击。在很多人看来,贩毒会被处以极刑,但开采稀土不用杀头。

前些年地方政府打击乏力滋长盗采,让不少村民也直接加入了盗采稀土的队伍。更有甚者,一些稀土老板已与地方官员“共同富裕”,官员们也参与稀土矿分红。

2011年7月10日发生在热水村的一幕,让村民们至今无法忘怀。不少村民被矿主请来的混混暴打,致使村民们现在接受采访都不敢透露姓名。

由于村委会将热水村位于烂泥坑附近的山私卖4500万元,烂泥坑有近百个开挖稀土的矿点,每天开挖稀土能产生数百立方米草酸水(剧毒)。

矿主们开采山里的稀土导致生态破坏,而村民们又未得到合理的补偿,遂与村委会发生了争执。

村委会和矿主只能找一些混混前来打斗,而村民们则用锄头和木棒,教训了他们。后来,当地政府出动了十几辆车前往热水村平息事件。多位村民证实,甚至连坐在当地矿产局车上的人,都带了刀具。

在冲突中,有几辆车被村民推下路边。有官方媒体的报道,证实了当时热水发生的事情。信丰县为此派出了12个工作队进村入户听取百姓诉求,但至今也不了了之。

就在热水村的那次事件后,信丰县不得不全面停止辖区内的稀土开采,官方警告称“不管是合法矿还是非法矿,凡是注液采矿的一律打击”。

用村民们的话说,就是因为热水村有丰富的稀土资源,老百姓才会遭殃,“只给部分官员和矿主发了财”。

为了稀土,混混们曾经在热水村不是一般的嚣张,他们甚至敢于明目张胆地抢稀土,以至于有些村民挖了稀土不敢拿出去卖。有村民还透露,以前为保证运送稀土安全,有矿主不得不请保镖带真枪全程护送。

山崩水浊

但前些年疯狂盗采稀土出售,让赣州部分官商暴富的同时,滥采稀土也给当地带来了生态灾难。

江西赣州的一些土法开采及提炼稀土金属,多年使用粗暴简单的技术,给稀土矿附近的生态环境带来了无可补救的灾难。

赣州的龙南县,已探明离子型重稀土的储量占世界离子型重稀土储量的70%,其品质居世界之首,一直享有“稀土王国”的美誉。

就是这个“稀土王国”,因开采稀土导致生态破坏尤其恶劣,随处可见红褐色、寸草不生的裸露山体,不少河溪的黄浊臭水,人畜皆不能用,农民不得不蓄雨水备用。

至于被提炼稀土时使用粗暴简单技术时的酸水浸蚀过的田地,基本是草木不生。据当地人透露,只要从山顶挖个坑洞,注入硫氨原液,坑洞内的红色土质遇到硫氨,就能将稀土离子置换出来。

液体再通过管道流至山体底部蓄水池,然后加入酸性物质发生化学反应,液体又被抽入山顶坑洞,如此循环几次,即可得到稀土原材料,此谓“原地浸矿法”。

因这种提炼稀土的方法简单,曾一度造成过去近20年间赣南的土法提炼稀土遍地开花。

信丰县也是赣州市的稀土大县,在该县的安西镇热水村,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了“搬山运动”式的稀土开采。在挖掘机和铲车日夜不停地碾压下,不少山头被削平、平地变深坑。

由于开采稀土使用大量酸性腐蚀剂,开挖稀土产生的废水未经任何处理,就直接就地在坑洞内渗透,下雨涨水就漫溢流向周边。

在暴雨时,大量的尾矿夹杂废水冲出来,吞噬了不少农田和耕地,甚至危及到房屋。村民们担心矿场围沙坝囤积满河床的泥沙,随时都可能塌方给下游村民带来毁灭性的灾难。

更可怕的是,连河里的小鱼小虾都近乎绝迹。“水有毒、土也有毒”,最起码的生存环境都没了,不少人只好外出打工。

开采稀土带来的生态灾难折磨着稀土矿区的人们。虽然官方也数次出台政策,希望努力改变矿区的生态,但资金问题一直未能解决。

为解决因稀土矿长期开采导致的水土流失和污染问题,就在2010年底,龙南县和信丰县一共获得了江西省下拨的4370万元专项资金,用于稀土废弃矿山环境治理。

官方希望矿区能变成“绿色银行”,鼓励农民承包废旧稀土矿山种植果树,开挖鱼塘,开办养殖场等形式,变废为宝,最大限度利用废旧矿山资源。

几千万资金对于稀土矿区的生态修复,显然是杯水车薪。按照赣州市寻乌县副县长廖丽萍的说法,“如果对全县所有废弃稀土矿山进行恢复治理,所需资金达10亿元。”

就整个赣州来说,若对开采稀土等矿产破坏的土地进行生态修复,预计资金投入将高达380亿元以上。

如果要恢复到未开采稀土前的状态,整个赣州市的稀土矿区至少需要1000亿元资金。而赣州市在2011年的财政总收入,也就只有180.32亿元。

在江西理工大学经管学院教授吴一丁看来,生态恢复也有标准,如果将标准提高,1000亿元的资金可能都不够。


本文共分 1
上一篇新闻:德国的“东德系”领导人
下一篇新闻:广东养老金巨额结余秘密 农民工放弃的养老权益